顶点小说 > 天刑纪 > 第八百四十八章 修炼妖法

第八百四十八章 修炼妖法

  感谢:书友13436482、liyou曝光、叶秋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先生,你怎会寻来?”

  “是啊,时隔三月,相距六、七万里,寻至青山岛,已属不易,你又怎会寻到这半空海的秘境之中呢?”

  “……”

  “也幸亏先生寻来,否则我老婆子,早已化成一缕亡魂,却不知先生有无大碍……”

  “方才真是凶险,多谢先生出手相救……”

  “……”

  虽然大地还在微微摇晃,轰鸣声犹在回响,而剧烈的震动已渐渐平息,迷漫的烟尘亦随之缓缓淡去。

  不过,那曾经昏黄的天光,已变成黑暗,彷如长夜降临,又好似光阴就此沉寂。

  而修仙的高手,不畏寒暑,也不在乎黑夜白昼。

  韦春花与韦柏,站在乱石堆前,寒暄问候之余,依然有些余悸未消。而两人口中的无先生,已褪去了银甲,收起了长弓,并从石堆中爬起,却坐在地上,兀自撇着嘴角、翻着双眼,任谁不理的模样。

  这位当然就是无咎,正如所说,幸亏他赶来及时,并发现了祭坛这边的动静。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尤其是那烈焰箭矢,与他的撼天弓所射出的箭矢有着几分仿佛,更是让他惊讶不已,为了弄清其中的缘由,于是他冒死出手,救了韦春花。

  再者说了,自从失去了鬼偶公孙之后,他不想丢下一个伙伴。谁料那两位伙伴获救了,他却被砸入乱石堆。且不仅于此,烈焰箭矢,以及祭坛,皆炸得粉碎……

  “先生……”

  “无先生,是否受创……”

  韦春花与韦柏继续询问,很是关切。

  “哼,我无妨!”

  无咎终于站起身来,扑打着衣袖,兀自满脸的怨气,却又忍不住瞪起双眼:“我好不易逃出了南叶岛,想要喘口气也不能够,你二人竟抛下诸位兄弟而擅自行事,真是岂有此理!”他一手卡着腰,一手指点着叱道:“此间究竟发生何事,给我一五一十道来!”

  他耍起蛮横,很霸道,搁在往常,韦春花早已咆哮相对,而此时的韦春花却神色尴尬,愧疚道:“老婆子没用,唉……”

  韦柏也是心里发虚,后退两步,低头道:“先生息怒……”

  无咎却放过韦春花,扭头道:“韦柏,你说!”

  “嗯,事情是这样的……”

  韦柏只得将初到青山岛,结识毕江,结交太叔子、束豹,获悉半空山的存在,以及上当受骗的经过,详细分说出来,却也没有忘了辩解。

  “先生迟迟没有现身,空等下去,并非良策,于是我姐弟便想撞撞机缘,以便来日前往金卢岛而有所相助。按理说来,以我二人的修为,不怕太叔子使诈,谁料束豹与毕江也被骗了,着实防不胜防……”

  无咎获悉了五人寻觅神器的前后原委,转身奔着山丘走去。

  而山丘的顶端,那祭坛早已崩塌半边,除了满地碎石,什么也没有,曾经的石鼎、神器,以及太叔子三人,皆踪影皆无。

  韦柏与韦春花随后跟来。

  “先生,此地不宜久留……”

  “错过时辰,休想返回……”

  无咎只管四处查看,问道:“韦柏,如你所说,半空山的隐秘,尽在太叔子的《上古遗录》之中,而有关详情又是如何?”

  他对于那支烈焰箭矢,还是念念不忘。要知道他随身带着撼天弓,却因修为不济,根本拉不开弓弦,倘若辅以箭矢,说不定便能施展出神器的威力。怎奈祭坛没了,石鼎没了,所谓的神器,也无从寻觅。而太叔子的《上古遗录》之中,必然有所记载。心有不甘之下,他在废墟中寻觅起来。

  韦柏摇头道:“太叔子老奸巨猾,生性谨慎,虽声称持有《上古遗录》,却从未示人。如若不然,我与师姐也不会上当!”

  “依我猜测,此处乃古人炼器所在,或祭祀之时,突遭天地浩劫,故而残留下如此一方秘境。而所炼制的神器,却难再出炉。太叔子自以为窥破玄机,殊不知等待他的也是死路一条!”

  韦春花是死里逃生,如今痛定思痛,悔悟过后,已然恢复常态。她道出自己的见解,轻声道:“先生,不若返回青山岛……”

  “嗯,老婆子的话,也不无道理,回吧!”

  无咎匆匆赶来,除了救人之外,也想着捡便宜,谁料却是白跑了一趟。他心头郁闷,摆了摆手。

  “我已沿途留下标记,这边来——”

  韦春花招呼一声,冲下山丘。无咎与韦柏随后,三人直奔来路疾驰而去。

  两、三个时辰过后,一行停下脚步。

  只见前方的黑暗之中,天穹之上,一截数十丈的山峰倒悬着,似乎看着眼熟,却又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而韦春花与韦柏却是脸色微变,双双失声——

  “天呐,归路已无……”

  “难怪此前地动山摇,原来如此。而太叔子曾亲口提起,秘境开启十日,方才关闭……”

  “许是祭坛崩塌所致,半空山沉入海底,堵死了唯一的退路。不过,我记得太叔子同样提起,每月中旬,半空山浮出海面一回……”

  “如若不然,你我岂不是要困在此地,再无脱身之日?”

  “唉,谁又知道呢,只怪老姐莽撞,也害了无先生……”

  “无先生,如何是好……?”

  来的时候,记得清楚,海面上悬浮着石山,石山的下方,漩涡的深处,乃是一个偌大的地穴。而地穴,便是半空境的入口。如今入口已无,却多了半截山峰。也正如所说,被祭坛的禁制触发,那座半空山突然沉入海底,恰好将唯一的去路,给堵得严严实实……

  韦春花与韦柏错愕之际,后悔不迭,转而又看向某人,指望着对方有个决断。

  而无咎则是昂着脑袋,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

  那倒插的山峰,突兀在穹顶之下,虽也诡异,却也壮观,只是无端困在其中而难以脱身,又着实叫人无可奈何。

  不管修为如何,神通怎样,面对天地之力,一点用处没有!

  韦柏转身凑了过来,焦急道:“无先生,你机智过人,修为高强,快拿个主张,否则……”

  “哼,事已至此,还能如何,唯有等到下月的中旬再行计较!”

  “倘若半空山不再上浮……”

  “今生今世,困守此地!”

  “啊……”

  无咎的话语中透着怨气,也不怪他,只为救人而来,却将自己陷入其中。

  韦春花则是原地踱步,连连摇头叹息,片刻之后,歉然道:“先生,都怪老婆子……”

  她性情火爆,喜欢独断专行,而一旦犯了错,倒也从不回避。如今难以脱困,使她刚刚平复的心绪又被愧疚占据,而不等她出声,便被某人抬手打断——

  “此前的事,休要再提,设法脱身,方为当务之急!”

  “嗯,不若四处查看,或许另有出路也未可知!”

  “便如老姐姐所言,回头再聚!”

  “先生,途中小心……”

  无咎丢下一句话,转身奔着空旷荒凉的深处寻去。

  而韦春花则是拱手相送,话语中透着由衷的敬意。那个年轻人,虽然救了韦家,重创各方高手,并逼得她以命相托,却依然难改她心头的成见。

  而从这一刻起,她终于彻底折服!

  危难关头,谁能屡次舍命相救?既往不咎,谁能如此宽宏大度?与兄弟们相处和睦,谁能这般重情重义?心思缜密,杀伐果断,却谁能如他洒脱不羁,云淡风轻?

  “韦柏,你我分头行事,莫让先生过于辛苦……”

  “师姐,你好像变了……”

  “哼,老姐变得耳聪目明了!”

  “……”

  三人离开原地,分头寻觅。

  无咎才不管韦春花如何的变化,对待身边的人,他没有心机,也懒得耍弄手段。而既然有了先生的头衔,自然要行使管教的职责,正如当年的风华谷,或边关的军营。而遑论是先生,或将军,他如今都不想再次失去兄弟,失去同伴,以免天涯过于寂寞。

  而此时的他,无暇追究孰是孰非,因为他的念头更加简单,那就是找到一条摆脱困境的出路。

  所在的半空境,不大,仅有数百里的方圆,十来个时辰,便转了一圈。而黑暗中除了丘陵、山坡、碎石,以及荒凉中骸骨,破碎的上古兵器,再无任何的发现。

  除此之外,便是笼罩天地的禁制,看似无形,却坚不可摧。使得偌大的秘境,浑似一方牢笼,即便施展遁术,也无从穿越。

  无咎围绕着秘境,接连转悠两日,最终还是悻悻返回。

  而当他返回原处,韦春花与韦柏盘膝坐在地上,应该等候多时,不用多想,姐弟俩同样是一无所获。

  韦春花起身相迎,无奈道:“先生,依你所言,且等下月中旬,再见机行事!”

  “嗯,听天由命吧!”

  无咎走到近前坐下,抬头仰望着那倒悬的山峰,忽又眼光一瞥,语出惊人道:“韦柏,你修炼的妖法不错呦!”

  几丈之外,韦柏闭目静坐,似乎忙着入定行功,却突然睁眼摇头:“何来妖法,没有……”

  无咎咧嘴一笑,懒洋洋道:“嘿,老姐姐,你的师弟睁眼说瞎话,危难关头又独自逃命,眼下闲着无事,该怎样收拾他呢?”

  “韦柏,我早有察觉,你竟在偷偷修炼妖法,还不道出实情!”

  “啊……”

  http://www.intl-cg.com/books/3/3181/66733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intl-cg.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