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402章 压秤

第402章 压秤

  突然之间,两个臭棋篓子摆在了那里。而且其中一个还是林家掌舵几十年,从来稳当老头子。

  多少年了,多少年没见老头这样冲动和人说话了?

  林家二三代的这些个,一下都有些慌神,面面相觑。

  至于门口那个年轻人?

  林家在场大多数人其实都没见过江澈,但是现场,隐约都能从刚才林晋德和林俞静的表现里猜到他的身份,所以……

  “这是要疯啊,要作死啊。”姑姑婶婶们两面担心,想着。

  作为其实最该给反应的人,林复礼和老婆两个默默转头,互相看了看——看这意思好像他们之前就已经见过了,好像还有什么误会,怎么办?

  让静静自己来吧。夫妻俩果断把目光投向林俞静。

  “死了,死了。”林姑娘一手手肘撑在膝盖上,手掌捂着额头,“看来果然是跟下棋有关,肯定是爷爷试他性子,那个臭不要脸的出冬儿了。”

  怎么办?林姑娘现在要是知道怎么办,就真见鬼了。

  只有两个人表面不动声色的同时,内心其实隐隐是有些期待的——林俞静的两个姑父。

  这么多年了,他们对林老头的感情自不必说,平常没事喜欢找老头喝两杯,遇事也总爱找老丈人商量、讨教……

  可是真要把他们的心理笼统概括一个词的话,大概还是只能用“敬畏”。

  早些年,畏多于敬,后来,敬多于畏。

  总之不管怎么说,“畏”字一直都在。

  这么多年了,终于能看见同个阵线上冲出来一个晚辈,这么刚,见面就怼,终于能看见老头吃瘪一次,急一回……都没坏心,可是内心就是莫名有点爽。

  “再轻轻怼一下?”没过瘾呢,他们在心里默默期待着。

  当然,如果事情最后江澈被虐惨了,压服了,他们的感觉,一样挺爽的——看,傻逼了吧,没我们当初明智吧?也不知道先准备,先找我俩前辈讨教。

  凉亭里见过的老头突然出现在林家,而且坐着主位……本身脑袋还有些发沉的江澈缓缓转头去看林晋德,“我猜……”

  林晋德的眼神说:“你猜对了。”

  “……”他好像救不了我的样子,江澈抬手轻轻拍了拍侧边太阳穴,一脸懵懂抬头四向看了看,镇定说:“不好意思走错了。”

  说完转身就朝外面走。

  门槛就在前面不远了。

  “你先站住。”林老头在后面说:“可想好了啊,今个儿你这样走出去了,下次再想登门,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这威胁也太明显了吧?江澈偷偷用余光看了一眼林俞静。

  林姑娘气鼓鼓瞪他一眼。

  转身,江澈笑一下,说:“巧了哈,林爷爷,那什么,咱俩是不是先前在哪见过?哦,想起来了,下午在棋摊那儿,林爷爷您当时一人守关大杀四方,连败六人……”

  这个,还可以这样硬转的吗?林家人再一次面面相觑,隔一会儿,终于有几个忍俊不禁笑出来。

  林老头也是有点儿哭笑不得,故意皮笑肉不笑一下,说:“还记得啊?不过你数错了,我印象中应该不是六个,而是七个。”

  “嗯,我数错了。”果断干脆,江澈回答,态度诚恳。

  两位姑父顿时心凉,这晚辈,怂得真快。

  同一时间,一旁打量许久的林奶奶一脸笑意起身,走上前和蔼地问道:“是江澈吧?”

  林奶奶说话带的乡音重,叫起来人,听着意外的特别亲切。

  江澈连忙点头,说:“嗯,奶奶好。”

  “好。”

  林奶奶的笑容朴实而和蔼,一边点头,一边四处找椅子,像是想找地方让江澈坐。

  “要不坐那儿?”最后,奶奶指着林俞静旁边的一条小竹椅问。

  “咳。”林老头咳了一声。

  “咳什么咳?”林奶奶回头看老头一眼,转回来笑着说:“没事孩子,你先坐。他嗓子不舒服,正好把烟戒了。”

  “……”林老头有点郁闷,老伴今天怎么这么不给面子,一点都不配合?感觉有点太热情了。

  林老头当然不知道,爷爷不管怎么疼,孙女的很多事情一样还是会选择跟奶奶说的。

  林奶奶不光知道那些茶寮山上啼笑皆非的小事情,还知道江澈连夜背孙女下山,救过她,甚至还知道孙女更多女儿家的心思。

  那都是她用自己当年的感情经历交心才换来的。

  “谢谢奶奶。”

  江澈终于坐下了。

  林晋德也终于有了开口的机会,坐下帮江澈把今天的来意做了说明,最后说:“爸,你看这事,茶寮那边是真心有诚意,而且你也不用过去,也不用数着上班……”

  江澈随直摆出早先预备那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接话说:“茶寮的现状,真的很需要林爷爷你帮忙指点,村民们……”

  林老头摆了摆手,看江澈一眼,“可不敢这么说,我就一个臭棋篓子。”

  老头还挺小心眼的,跟我有一拼啊,这个事看起来是不容易过去了,江澈稍微想了想,笑着说:“怎么会呢?那什么,今天后来回去,冬儿还跟我说……”

  听到江澈说冬儿,林存民整个脸色突然连续变换。这小子,不会是在威胁我吧?

  一个八岁小女孩啊,一家之主啊,面子啊,要弄到让孙女出来帮忙解释说明吗?

  “冬儿说什么了?”正好,林俞静还抽空不生气一下,问了一句。

  “咳。”林老头再次轻咳一声,插话说:“那什么,茶寮怎么个想法,你再仔细说来我听听看。”

  目光碰上,江澈笑着说:“好嘞。”

  这一讲,就是半个多小时。

  林老头听完思索了一会儿,抬头先问了一个问题:“茶寮内部关于集体权益的继承问题,有拿出来说法或章程了吗?”

  一语即中要害,而且是先前考虑中被忽略的点,内部问题。

  “……”只凭这一问,江澈立马端正态度,“还没。”

  因为起步时间还短,这问题之前他还真没想到,然而现在一想,又确实不能拖了,村里待嫁的姑娘有好些,有几户家里还是只有女儿的,这些人身上享受的集体权益怎么办?

  这是个很致命的问题,弄不好就会影响茶寮的凝聚力。

  另一边,林存民一边思索,一边缓缓点了点头。

  “林爷爷,茶寮真的特别……”江澈态度十分诚挚。

  “我再想想吧。”

  林老头不像是赌气的样子,抬手缓缓说道。

  那就不好着急勉强了,之后又聊了一会儿,江澈告辞出门。

  林俞静身体趋向倾斜,强扭着回头偷偷观察爷爷的神情。

  林存民发现了,犹豫一下,无奈装样摸索了几下,起身说:“欸,我烟呢?我去找找。”

  说完转身朝自己房间里走去。

  林俞静趁机就跑了出来。

  …………

  没敢走远,两人就在院外的胡同反向走了一段,想着等回头,正好把林俞静送回家,江澈再回去。

  “笨死算了。”林俞静郁闷说。

  “呃,错失错了,可是也不能光怪我啊,你也不说给个情报。”江澈苦笑一下,小声说:“话说,你爷爷还挺小心眼的。”

  “……”想了想,林俞静笑着点了点头。同时在心里说,就你们俩还是谁也别说谁吧。

  “那什么,你觉得我还有救吗?”

  “嗯。”意外地,林俞静这次一点没犹豫就点头了,跟着解释说:“爷爷被气着肯定是有的,谁让你那么笨?!但是其实吧,他要是真讨厌你了,觉得你人品不好了,不是这样子的。真是那样,他都不会说冲话,更不会表现出来,反而会客客气气的。”

  “哦,明白。”江澈理解了。

  “那什么,你还呆几天啊?”

  “至少两三天吧。”

  “嗯,那我得回去哄下爷爷先了。”

  “好。”

  两人走回头,在院门口挥手分别。

  林俞静走进院子,发现爷爷独自抽着烟正在墙角花架边踱步。

  “爷爷。”

  “诶。”

  “那个,我把他骂惨了,还打了一顿。”

  “是么?看来静儿还是向着爷爷啊,好。”林爷爷笑了笑。

  林俞静窘迫一下,说:“那,爷爷,茶寮那个邀请,你会考虑吗?”

  “这个啊。”林老头转回身,走近了些,温和对孙女说:“不急,但是会答应的……”

  “真的?”

  听着孙女声音里的喜悦,林存民有些心酸,又有几分宠溺,缓缓点了点头,“嗯,爷爷想好了,准备用我这把老骨头,替我静儿压一压秤。”

  什么意思?

  老头没给林俞静解释。先前在屋里聊天的时候,他说女方长辈看人,得分两步,第一步去了出身条件去看,第二步,他当时没说。

  其实出身、条件这东西,到最后终究是要看的,实在低了,得再想想,是人之常理,反过来如果太高……其实也未必是好事。

  夜里,老伴也问这个问题。

  林存民一样答了,但是多解释了一句,说:

  “有个东西叫天平秤,你知道吧?那东西按说两边差不多最好……但是实际哪来的那么多正好差不多呢?所以,有个高低,其实也正常。”

  老伴问啥意思?

  “我的意思,一头重些,一边轻些,没办法了也可以。”林存民看了看天花板,说:“但是怎也不能一头重,一头空啊。”

  http://www.intl-cg.com/books/16/16766/66733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intl-cg.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