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逆之门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气息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气息

    方坦之一只手一个拎着安争和杜瘦瘦往回走,杜瘦瘦几次喊出来我是缉事司的人,却因为喊了而被多揍了几下。

    连缉事司三个字对方坦之来说都没有任何的震慑力,可想而知这是一个喝了酒之后会有多没人性的家伙。

    “酒呢?”

    方坦之蹲在那问看着安争的眼睛问。

    安争把空间里勾兑过的琼浆玉酿取出来几瓶放在地上,然后很真诚的说道:“先生,这酒真不多,这么好的酒如果要是很多很多的话,也就不是好酒了。”

    方坦之伸手往前一抓:“不信你,我自己拿。”

    这一下真的吓住了安争了,空间法器是什么?是独属于每一个修行者自己的东西。因为有自己的血脉气息,只要修行者还活着,别的修行者想直接进入的话很难很难。要想进入的话只有两个可能,第一是两个人实力境界相差悬殊,对方强行抹掉空间法器上的气息和血脉之力。第二,是空间法器的拥有者已经死了,这样就能轻而易举的抹掉空间法器上的气息。

    可是安争还活着啊,方坦之也没有强行抹掉安争的气息啊。

    他就那么直接把自己的手伸进去了,然后带出来一长串的酒壶。

    “你不诚实。”

    方坦之一脸严肃:“但我不跟你计较,你知道为什么吗?”

    安争装作很无辜的摇头。

    方坦之忽然笑起来:“你有酒啊,你既然能存这么多,说明你有酒的来路。”

    安争:“先生你这样容易失去一个优秀的弟子。”

    杜瘦瘦:“两个!”

    方坦之:“胖子你不重要,你的空间法器我已经看过了,除了钱就是元晶和灵石,屁都没有。”

    他看向安争:“我刚才拿就的时候顺便把这个拿出来了,你来烤一下。”

    杜瘦瘦看到他手里拿着两串大腰子顿时就恼了:“我和你拼命!”

    月色下,鼻青脸肿的安争在烧烤,鼻青脸肿的杜瘦瘦在生闷气。

    方坦之很舒坦,特别舒坦。他觉得在月色树荫下,吃着烧烤喝着美酒简直太幸福了。他这个人最喜欢喝酒,什么酒都能喝,身边又酒的时候捡着好的喝,没有酒的话随随便便只要是一壶酒就可以。

    “念在你们俩孝敬我的份上,我就教你们一些东西。”

    他脸色发红眼神迷离的说道。

    杜瘦瘦:“先生不是有三大禁忌吗,喝了酒不授课,天黑不授课。”

    “知道为什么吗?”

    方坦之一脸认真的说道:“妈的我就这么多本事,我要是喝了酒授课的话早就被你们这些人精都学去了,我还怎么做先生?我喝多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你信不信?”

    杜瘦瘦:“叫爸爸。”

    然后杜瘦瘦又挨了一顿揍。

    可能是方坦之揍的舒坦了,坐下来后说道:“你以为我揍人只是随随便便的揍?在揍你们的时候,我已经把你们的体质搞清楚了,这就是我牛逼的地方。非但如此,我还可以模仿你们独有的气息,进入你们的空间法器取出东西,牛逼不牛逼?”

    杜瘦瘦往后一边缩一边说道:“你是千门的吧。”

    方坦之这次没动手,看了安争一眼:“缉事司最近是不是死的人比较多,连他这样的货色朱校检都开始往回捡了?肉烂嘴不烂的家伙,朱校检把他留下是难道就是因为这张破屁股嘴?”

    安争:“这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比较私密......不过你说的到底是破屁股,还是嘴?”

    方坦之一脸惊恐的看着安争:“你们俩是不是看过什么禁书。”

    安争:“先生看起来也很懂的样子。”

    方坦之:“咳咳......说正事。我和朱校检是同门,他有没有告诉过你们,他也是白胜书院出去的?你们可能还有一件事不知道,缉事司里的人,至少有一半是白胜书院出去的。现在你明白白胜书院的重要和独特性了?缉事司的人来自白胜书院,而缉事司又是君上最信任的一群人。”

    安争心里一震。

    方坦之道:“所以那个死胖子刚才被我揍的时候说自己是缉事司的人,我只是想笑。你们可知道,缉事司里有多少人是出自我门下?就你们俩这级别,太低了些。朱校检站在我面前,也要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师兄。”

    他眯着眼睛说道:“有些事,他还得特别感谢我,他回京之后若是不提着几壶好酒来孝敬我的话,我会追到缉事司衙门里去揍。他的好事,是我成全的啊......”

    安争当然知道方坦之说的好事是什么,朱校检回到燕城之后就要被提拔为镇抚使,这已经是确定的事了。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缉事司司座据说要回家养老,到底这个人有多老,是谁,什么样子,却没有几个人见过,据说只有宁小楼一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而缉事司之中那么多人出自方坦之门下,可想而知宁小楼对方坦之这个人也极信任,方坦之还是朱校检的师兄,所以说上几句好话,朱校检从八位检事之中脱颖而出成为新的镇抚使,也就是缉事司实际上的掌门人也就顺理成章了。

    司座太老了,已经太久没有管理缉事司。而新的司座将会接替老司座,去掌管更加深层次的秘密。毫无疑问的是,之后朱校检在缉事司将大权独揽。

    “滚回来。”

    方坦之朝着胖子招了招手。

    胖子回来和安争站在一块,两个人都有些泄气,对这个先生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刚才说过了,我可以将东西轻而易举的从你们的空间法器里取出来,是因为对气息的模仿。我可以完美的将自己的气息变成你们的,你们知道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吗?”

    安争刚才心里就被震撼了,他点了点头:“知道,先生怕是这世上最可怕的刺客了。”

    这句话一出口,方坦之的脸色随即一变。

    “是啊,若是我想,我就是。”

    谁会对自己的气息戒备?别说杀比方坦之境界低的人,就算是同级别甚至高一些的人,方坦之只要将气息通化,就算是靠近到对方身边,对方可能的都没有察觉。这样的人若是去做刺客的话,那么他要刺杀的人可能会胆战心惊。

    “那是什么?”

    方坦之指着院子里的一棵树。

    “树啊。”

    杜瘦瘦回答。

    方坦之嗯了一声:“你有没有感觉到这树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两个人全都凝聚起来注意力感知那棵树,可是不管怎么去感知,那只是一棵树。这是一棵看起来能有两个人合抱的古树,至少也有几百年的树龄了。树冠几乎将这个小院整个盖住,月色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下来。

    “胖子,你先说。”

    “这是一棵......槐树。”

    “还有吗?”

    “没了......”

    方坦之又看向安争:“你觉得呢?”

    安争回答:“这棵树差不多有三百五十年左右,没有受到过任何的破坏,所以大树内部的经脉流动很流畅。但......我总觉得这大树的脉络似乎有个特别的地方,好像那个枝杈有些奇怪。”

    方坦之眼神一亮,但没有说什么。

    杜瘦瘦道:“看来看去,也仅仅是一棵树而已,难道先生是让我们去感知树的气息,然后把自己的气息同化成树一样?若是一个人也就罢了,毕竟都是血肉之躯,纵然修为之力上有根本不同,但只要肯用心,模仿对方的气息总是可以的,但树不一样啊......树之内,水分的流动看做是人体内血液流动的话,那么从速度上来说要慢的多了。而且,脉络要复杂的多。如果一个人要想让自己变成一棵树,最起码要开拓出来很多气脉和血管,让别人在感知的时候最起码不会轻易识破。”

    方坦之哦了一声:“你说的对......我累了,你们俩先回去吧。明天一早来我的凝眸阁里上课,迟到了的话自己把衣服扒光了围着白胜书院跑三百圈。”

    安争和杜瘦瘦抱拳,两个对视了一眼,都不知道为什么方坦之突然不打算教了。安争总是隐隐约约的觉得,刚才的对话似乎有些让方坦之失望,所以他失去了继续教学的欲望。也就是说,他和杜瘦瘦在无形之间错过了什么。

    两个人离开小院,杜瘦瘦一边走一边思考:“是不是我刚才说错什么了。”

    安争摇头:“不知道,我也是觉得咱们俩刚才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杜瘦瘦道:“算了也别想了,这种人觉得自己了不起,所以故弄玄虚。”

    安争嗯了一声,一直还在思考到底错过了什么。

    安争和杜瘦瘦离开之后,方坦之靠着躺椅闭目养神,过了大概几分钟之后他忽然问了一句:“怎么看?”

    一个人从大树后面走出来,穿着白胜书院一级弟子的院服,有些懒散的样子。他走到方坦之身边坐下来,捏了一颗葡萄丢进嘴里。

    “那个姓安的还好,感知力惊人,已经发现我了。但是他不确定,因为他对这种气息模仿的事还吃不准。至于另外一个胖子,算了吧......他不适合这条路。姓安的那个说了刺客两个字......是啊,刺客。”

    他拎着一壶酒站起来往外走,方坦之叹了口气:“你是唯一一个我的弟子不孝敬我酒,还他妈的每次临走都顺走我一壶的人。”

    那人耸了耸肩膀:“谁叫你当年哭死哭活的非要收我?怪我?”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这壶酒就当是利息吧,你每天穿着我的一级弟子的院服出去泡妹子,这书院里有几分姿色的妹子还有几个你没睡的?我只是那你一壶酒而已......堂堂一位先生,一级教习,丢人,太他妈的丢人了。”

    方坦之笑起来:“再拿一壶吧,你的衣服我再穿几天。”

    那人脚步一停:“我的名声,早晚坏在你手里。”

  http://www.intl-cg.com/books/12/12878/59639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intl-cg.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