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八一一章 谋逆

第八一一章 谋逆

  淮南王长笑道:“奸臣嚣张至此,先帝若是有知,不知会有何感想。”脸色一沉,道:“皇上,胡伯温今日突然翻供,可见司马岚手脚通天,连刑部也由他任意摆布,假以时日,这大楚是不是就要改姓司马了?”

  袁老尚书心知今日必有大事,急道:“王爷,这中间只怕是大有误会。王爷您和镇国公都是尽忠为国,胡伯温这桩案子,还是等回头再严加审讯。今日是祭祀大典,实在不好耽搁。”向灵虚掌教道:“灵虚掌教,是否找不到礼文?”

  灵虚掌教微微颔首,并不说话。

  袁老尚书还要再说,淮南王已经抬手道:“老尚书不必多言。奸臣当道,国家危难,今日本王若是不将奸臣除掉,我大楚将永无宁日。”厉声喝道:“李元鑫,还不擒下叛逆司马氏父子!”

  在场许多大臣都不知道淮南王口中的“李元鑫”是何人,有些疑惑,却见到从祭祀台下冲出一人,拔出腰间佩刀,厉声喝道:“奸臣乱国,听我军令,立刻拿下乱国奸臣萧璋!”一声令下,祭祀台下的守陵卫却都是提起长矛,对向祭祀高台。

  群臣都是大惊失色,淮南王更是面色剧变,盯住那叫喊之人。

  那叫喊之人领着一群兵士冲上前去,沉声道:“诸位大人都不要动,萧璋阴谋造反,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握刀冲到高台上,刀锋前指,竟是指向了淮南王萧璋。

  群臣哗然,淮南王也是愣住,几乎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这时候有人才明白过来,那“李元鑫”却是守陵卫的校尉,负责指挥三百守陵卫,如今祭祀台边有上百守陵卫,或持长枪,或持短刀,已经把祭祀高台围住。

  淮南王怒声道:“李元鑫,你要造反不成?”

  这时候齐宁却也看得明白,这淮南王之前显然是收买了李元鑫,毕竟守陵卫常年守卫皇陵,几乎无人关注,这三百人也不会有人特意拉拢,淮南王要拉拢一个区区守陵校尉,实在不算是困难的事情。

  可是眼下的情况,显然是出了意外,淮南王想让守陵卫逮捕司马父子,却没有想到这李元鑫竟然将刀锋对准了他自己。

  齐宁也是皱起眉头,心下微寒。

  他其实早就猜到淮南王今日发难,必有准备,守陵卫突然发难,齐宁还真不是太过惊诧,但李元鑫却将刀锋对向淮南王,这还真是让齐宁大为吃惊,心里瞬间就猜到李元鑫只怕已经被司马氏收买。

  淮南王自以为得计,却反倒落入了司马岚布下的圈套,这司马岚不动声色间已经将淮南王反算其中,当真是老奸巨猾。

  齐宁心里却一直在戒备影耗子的出现,灰乌鸦给了确凿的线索,影耗子的目标就在皇陵,而且很有可能已经潜入到皇陵之中,他不知那群影耗子究竟是混在人群之中,还是潜藏在皇陵某处,但瞧今日的局面,影耗子必然担负着杀招。

  淮南王斥责李元鑫造反,李元鑫却是不屑一笑,大声道:“淮南王,老国公一门忠良,为我大楚立下了汗马功劳,你自诩为太祖皇帝的嫡亲,一直不满皇上登基,想要谋朝篡位。今日你要栽赃陷害老国公,欲图除掉老国公,如此才方便把持朝政,险恶用心,我虽是低贱小卒,却也不齿,怎能任你摆布,要在这里加害老国公。”长刀一动,厉声道:“皇上,萧璋谋朝篡位,其罪当诛,求皇上下旨,立刻诛杀乱臣贼子。”

  群臣悚然,谁都不是傻子,眼前这一幕大家都是看在眼里,谁都看出来淮南王依仗的守陵卫如今反倒成了伤及自己的刀刃,心下俱都生寒,暗想淮南王今日的谋划,却都是被司马岚算计其中,司马岚手段之阴辣,当真了得。

  阳光之下,刀锋生寒,齐宁微空其中混有影耗子会突然发难,不动声色间已经移步到隆泰身边,护在他身前。

  隆泰看在眼里,心中感动,瞧见淮南王脸色泛白,皱起眉头道:“李元鑫,你先退下。”

  李元鑫却并无退下去的意思,反倒上前一步,高声道:“皇上,淮南王谋反之心,昭然若揭,不可轻放,还请皇上下旨,诛杀奸贼。”他目中满是杀意,握刀的手更是青筋凸起。

  苏禎这时候已经慌了神,急道:“李.....李元鑫,皇上令你退下,你.....你难道没听见,你.....你真的要造反不成?”他一直与淮南王走的极近,今日若当真将淮南王以乱臣贼子拿下,那么接下来苏家必受牵连,苏禎虽然心中惶恐,却也知道这时候绝不能让人将淮南王打成乱臣贼子。

  李元鑫虽然只是区区校尉,但这时候却是杀意腾腾,沉声道:“小人虽低贱,却也知道锄奸卫国,就算是因此而满门获罪,只要能为大楚尽忠,虽死无憾。”

  他义正词严,一副慷慨之色,但所有人都明白,若不是有人在背后撑腰,李元鑫就算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在这里如此放肆。

  淮南王眼角抽搐,目光如刀,冷笑道:“好,李元鑫,你助纣为虐,自己想死,那也怪不得本王。”猛地一声厉喝:“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他话声刚落,齐宁便听到一阵动静响起,只是一瞬间,便看到一道身影飘向李元鑫,李元鑫显然也察觉到有状况,扭头看过去,便瞧见一道身影已经逼近眼前,心知不妙,抬手便要挥刀,便在此时,光芒闪动,一把利剑已经如同毒蛇般直刺李元鑫咽喉,李元鑫根本来不及反应,利箭已经贯穿了他喉咙。

  这一下变故十分突然,群臣这时候却已经看到,那突然出手的身影,竟赫然是穿着灰色道袍的道士。

  也几乎就在同时,环绕在祭祀台边的众多道士,已经有十数人同时出手,跃上栏杆,数人直往司马氏父子扑了过去。

  齐宁瞬间明白,那群影耗子果然是潜入进来,却都是扮作了龙虎山的道士。

  龙虎山道士都是宽袍大袖,要在宽袍之中藏匿兵器,并非难事。

  这些影耗子动作敏捷,出手果断,向司马氏父子扑过去的三名道士动作异常协调,配合的默契非常,司马常慎脸色一沉,已经转过身,脚下向后一踢,已经将司马岚的轮椅踢开,拉开了与刺客的距离,自己却已经是欺身上前,迎上一名扑过来的刺客,手臂一探,一掌绕过那刺客手中单刀,拍向了那刺客胸口。

  他出手的速度并不见得有多快,甚至给人一种软绵绵的感觉,但是那一掌触及到那刺客胸口,那刺客整个人却已经向后飘飞出去,鲜血狂喷。

  李元鑫瞬间被毙,手底下的守陵卫呆了一下,但瞬间反应过来,齐齐高喝,挺枪挥刀向那群道士扑过去。

  一众道士顿时乱作一团,大多数道士都是脸显惊恐之色,而扮作道士的影耗子却是干脆利落,有人直接去对付司马氏父子,有人则是阻拦守陵卫冲过去,群臣惊慌之余,纷纷叫道:“保护皇上,保护皇上。”

  齐宁就在皇帝身边,调运内力,这时候却听到后面劲风忽起,立刻回头,却瞧见一道人影飘然而来,身轻如燕,手中却拿着一根链子般的兵器,齐宁唯恐皇帝有失,伸手扯过小皇帝,转到皇帝身后,而此刻那刺客手里的链子已经直袭过来。

  齐宁看的清楚,那链子顶端有一个钩子般的物事,泛着乌光,倒像极了蝎子尾巴,心中一凛,暗想眼前这刺客难道就是红蝎子?

  眼前这刺客一身道袍,脸色显得苍白,貌不惊人,但出手却着实犀利,说时迟那时快,眨眼间那钩子已经到得齐宁胸口处,齐宁见到钩子泛着乌光,心知上面十有八九涂有剧毒,他在唐诺的帮助下,已经用幽寒珠化过血,百毒不侵,对于毒药还真是无丝毫畏惧,足下一滑,身体一歪,恰恰躲过。

  只是那蝎子钩却如同长了眼睛一般,齐宁闪躲过去,那刺客手上轻抖,那蝎子钩尾随而至,再次向齐宁勾过来。

  齐宁踏出步子,宛若鬼魅,再次躲开,那钩子又勾了个空,此刻正欲抖手,齐宁却已经探手而出,电光火石间已经抓住了那蝎子钩,抓住蝎子钩一瞬间,那刺客眼眸中显出欣喜之色,齐宁却是拉住蝎子钩,目光如刀,盯住那刺客。

  蝎子钩两边被拉住,中间笔直,齐宁握着蝎子钩,手上冰凉,整条蝎子钩在阳光之下,乌光闪闪,这时候却瞧见,那刺客握着蝎子钩的手上戴着黑色的手套,不知是何材料制成,但齐宁立刻便明白,那人戴着手套,必然是为了防毒。

  司马常慎出手击伤一人,另外两名刺客却是一左一右杀到,使得俱都是单刀,刀光赫赫,司马常慎身形闪躲,却也是十分的敏捷,不少人这时候才看出,这司马常慎倒也是有着一身极为高明的武功,而且遇敌不乱。

  淮南王这时候早已经退到香案边上,站在灵虚掌教身边,苏禎和刑部尚书钱饶顺却是抱着头,躲到汉白玉栏杆下面,袁老尚书一脸骇然之色,呆立当地,似乎动弹不得。

  只是那群此刻的目标显然不是朝臣,所有人都看出来是冲着司马父子。

  http://www.intl-cg.com/books/11/11690/63974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intl-cg.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