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凶案调查 > 第五十六章 回避

第五十六章 回避

        在住处遇到袭击的人已经可以确定就是路康盛本人了,但是袭击者究竟是叶茂才还是卜志强,抑或这其中是否还有其他人的参与,都还是未知数,以路康盛作为本案真正意义上的死者去进行调查,也是一种暂时认定的事实,并不能够百分之百确定,毕竟那个无名死者已经被火化成了一捧骨灰,连dna都没有办法验,这件事想要百分之百的确定,还需要找到最直接的经手人叶茂才。?    壹??看书要·C?OM

        所以这样一来,比起卜志强来,眼下对贺宁和汤力他们来说最首要想确定行踪的人便是叶茂才了,只不过叶茂才和卜志强之间的牵连比较深,两个人又是差不多时候一起失去踪迹的,很有可能是两个人结伴外逃,至于逃到外地之后是仍旧呆在一起,还是分头藏匿,这个就不好说了,都有可能,所以不管两个人在外逃这件事上看起来如何出于一种“捆绑”状态,贺宁和汤力都假定这两个人是分头走的,把注意力重点集中在叶茂才的身上,只有找到了他,才能够确定那名经由他手交给苗远的男性死者到底是何相貌,是不是他们认为的路康盛,如果确定就是路康盛,那么下一步再继续追捕卜志强也是来得及的,以免这其中万一出现了什么乌龙,走弯路不说,还会耽误破案时效,浪费人力和时间。

        贺宁和汤力尝试过用追踪通讯器材的方式来锁定叶茂才的活动区域,然而并没有任何收获,叶茂才之前的手机号码甚至手机本身都没有再被使用过,假如说他更换了新的手机和新的电话号码,那么贺宁他们是无从追起的,最后见过叶茂才的人是他的父母,贺宁和汤力也不确定叶茂才的父母究竟是对叶茂才的去向完全不知情,还是有意向他们隐瞒,所以也就没有直接去向叶茂才的父母挑明来意,以免他们原本并非有意隐瞒,在得知自己儿子招惹了嫌疑之后,反而会私下里向叶茂才通风报信,打草惊蛇。

        不能明着询问,那就只能暗中观察了,汤力贺宁还有其他的同事偷偷的观察了叶茂才的父母好多天,也调查过了叶茂才父母最近一段时间的通话记录,都没有发现任何疑似叶茂才的联系人,并且从他父母的言行来看,他们似乎是真的以为儿子去了远方跟着什么老板发财,也坚信叶茂才最晚到了再过春节的时候就会回来,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再给家里头带回一大笔钱来,到时候新房子也起好了,一家人再拿这笔钱添置一些大件儿什么的,到时候那就是过着“住别墅”一样的生活。他们说的十分笃定,周围的邻里邻居好像也挺买账的,毕竟叶茂才之前一下子给了爹妈十万块钱的这件事可是周围十里八村都有所耳闻的,这对于那些子女没有能力给他们十万,甚至他们可能还得想办法给子女凑钱结婚的父母来说,当然是十分令人羡慕的。?????一?    看书    叶茂才的父母也是抓住了其他人的这种心理,行事可以说是非常的高调,也或许是他们老实巴交的低调了这么多年,终于家里面也有了值得炫耀的事情,所以便愈发的绷不住,到处变着法儿的展示给其他人。

        也同样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贺宁倒是觉得叶茂才父母知情不报以及刻意隐瞒的可能性似乎也降低了许多,毕竟假如他们真的知道自己的儿子可能惹了大祸,低调做人都还来不及呢,生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又怎么会这么高调的到处招摇。

        想要从叶茂才父母那里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用来确认叶茂才现在的行踪,看样子是不太可能了,贺宁因此而感到一筹莫展,感觉自己面前明明有很多条可以走的路,也知道目标是什么,偏偏眼前是一片浓雾,什么也看不清楚。

        既然怀疑到了卜志强,虽然说不能直接从卜志强那一条线一直追到底,但是假如这两个人在最初外逃的时候是结伴而行的,叶茂才那边也查不到任何的购票记录,那卜志强这边很显然就是一个切入点了,并且卜志强这一边来讲,他的妻子被人追债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很希望能够在警察的帮助下把卜志强给找出来,配合度也自然就高了很多,几乎是有问必答,有求必应,只希望能够尽快把卜志强给找出来,让他亲自处理他拖欠下的那些债务和货款。

        可是卜志强名下只有一辆小面包车,车子不知所踪,刑警队方面联合交警部门和高速交警,对这辆车的行踪进行过大范围的筛查,结果并没有发现车牌照与车子型号都相符的车辆曾经在那一段时间里面有过进出市区的记录,时间的区间上面是可以再放宽一些的,只不过向前追溯是不太容易了,因为很多地方的监控录像最多就只能够保存六个月,有的甚至六个月都保存不到,往后放款时间区间倒是可以实现的,只不过这样就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排查。

        这种没有什么保证的调查,自然是不可能作为主要手段的,贺宁和汤力又着手调查了卜志强在那一段时间里是否有用自己的身份证,或者妻子、其他亲戚的证件租用过任何的车辆或者购买车票,结果都是没有,这就有些奇怪了,叶茂才没有任何离开a市的迹象,卜志强竟然也是,难道这两个人还能学会了传说中的上天入地的法术,插了翅膀自己飞走了,或者遁地溜掉了么?

        这显然是绝对不可能的,可能性只有两种,那就是要不然这两个人都有什么办法隐藏自己的踪迹,比如说通过伪造的证件购票,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这个案子的调查工作又回到了之前被卡住的原点叶茂才和卜志强有可能压根儿就没有离开过a市,两个人可能是在a市及邻近的周边城市下设的乡镇村落里面藏匿着,因为是通过乡道之类的途径前往,路途上面很难找到监控设备,时间又过去了那么久,所以才找不到什么行踪线索。

        这样一来可就让人为难了,按照第一种可能性来说,调查范围太大,如同大海捞针,按照第二种可能性来说,之前他们已经在这一条路上陷入了调查瓶颈当中,这一次如果再来一次,不知道会不会又白白浪费精力。

        “要不然这一次咱们从叶茂才的亲戚和邻居着手吧。”汤力给出了他的建议。

        贺宁稍微疑惑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汤力的意图,点点头:“好啊,你这个办法不错!叶茂才的父母在叶茂才给了他们一大笔钱之后,表现的一直非常的高调张扬,四处炫耀,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他们在叶茂才的亲戚朋友当中总算扬眉吐气了一回,但是接受他们炫耀的那些人可就未必都是单纯的羡慕或者嫉妒了,咱们从这些人着手的话,就算不能直接找到叶茂才的行踪,至少也能有点收获。”

        两个人在这个问题上面一拍即合,随即便有了下一步行动的计划。就在他们这边正在着手向叶茂才的亲戚朋友了解情况的时候,唐弘业私下里找了汤力。

        “老汤,问你个事儿,你可别往心里去啊,我就是听别人说的,所以跟你沟通一下,让你了解一下情况,我知道最近你们俩一直在外面跑,可能有些事情不一定能第一时间听说。”唐弘业略微有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汤力,对他说,“贺宁和那个董伟斌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就认识……这事儿你知道吧?”

        “我知道,怎么了?”尽管唐弘业很小心,说的也很委婉,但汤力还是第一时间就听明白了他真正想要问自己的问题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汤力和贺宁从来的态度都是不主动谈及,也绝对不选择回避,他比较好奇的是唐弘业为什么会突然找自己说这件事,虽然唐弘业算是刑警队里面八卦嗅觉比较灵敏的一个人了,但是他平日里也是绝对不会主动去打听别人的**的。

        一听汤力是知情的,唐弘业明显松了一口气:“哦,是这样的,他不在咱们这里继续实践了,申请调回了c市那边,昨天走的。”

        “有什么问题么?”汤力知道这件事绝对不是这么简单而已。

        唐弘业撇了撇嘴:“据说,他申请调去c市那边继续参加实践,是因为他和贺宁两个人过去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没想到这一次又遇到了,并且两个人关于是否复合的这种问题产生了一点分歧,因此严重影响到了他的实践工作,所以为了避免这种尴尬,也为了保证自己的正常工作,他申请回避,c市那边也同意接收他过去,所以咱们局里这边也没有必要强行挽留,就同意了。他这么一走,这话也不知道怎么着,就传出去了,其实他也没说出什么来,但是就是因为这话说的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好多人私下里都在胡乱议论,主要是他们都不知道你和贺宁两个人其实是一对儿的事,所以都以为……以为是贺宁想跟董伟斌复合,但是董伟斌不愿意,还被贺宁纠缠了,董伟斌没有办法,就调走了呢。”

        汤力和贺宁虽然在一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两个人都不是那种喜欢高调张扬的人,对于两个人的恋情都选择了低调处理,如果有人看出了端倪,主动询问,他们两个人当然是不会有所隐瞒,就大方承认,至于那些平时打交道不多,没有发现什么的,他们也不会敲锣打鼓的主动去宣扬,再加上他们两个人都不是那种喜欢在工作单位还有工作时间里表现得太过于亲密的人,所以除了刑警队里彼此都比较熟悉的这些同事,其他部门很多打交道不多的人都还以为贺宁和汤力经常在一起,只不过因为他们两个是工作上的搭档而已。原本这种不知情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没有想到这一回竟然因为董伟斌那种含含糊糊的话引起了误会。

        “那个董伟斌,是故意的吧?”唐弘业咬牙切齿的问汤力,“贺宁什么品位我绝对有信心,她会为了董伟斌那么一个绣花枕头把你给扔了?开什么玩笑!所以就算是这俩人有什么关于是否复合的纠纷,也肯定是董伟斌想要缠着贺宁复合,贺宁理都不理他吧?结果偏偏这小子话不说清楚,他拍拍屁股走了,留下这么多风言风语,这算什么事儿啊?能这么办事儿的人,可真太不爷们儿了!要我说啊,你和贺宁干脆高调一回,宣布一下恋情不行么?免得让人误会了。”

        “这事儿我会和贺宁商量的。”汤力对唐弘业点点头。

        虽然唐弘业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大家都知道贺宁和汤力是一对儿,这样关于贺宁想要和董伟斌和好的说法自然就不攻而破了,但是感情是人家两个人的事情,汤力需要征求和尊重贺宁的意见,这也是无可厚非的,所以作为旁观者,唐弘业也不便多发表什么看法,该提醒的事情都提醒到也就够了,再深的话他也不方便多说,点到为止,剩下的就交给贺宁和汤力自己去拿捏决断了。

        汤力在是否把这件事情告诉贺宁的问题上短暂的纠结了一番,不过他最终还是决定坦诚的与贺宁沟通这件事,贺宁听了之后并没有感觉特别意外,似乎董伟斌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并没有什么出人意料的。

        “当初为了攀高枝,能说我倒追,现在求和不成,故意模糊这件事的双方立场,有什么奇怪的?”贺宁耸耸肩,“我倒觉得这是件好事,他滚蛋了,我不用总看着那张脸觉得又倒胃口又心烦了!”

        “那唐弘业的建议你怎么想?”汤力问。

        “咱们就该怎么样还怎么样,没有必要为了这个插曲跑去特意公开什么,原本我们不也没有搞什么地下恋情么!”贺宁并没有那样的打算,“在这么一个节骨眼儿上那么高调的宣布,别人搞不好更要觉得我心虚,说不定还会觉得你是临时被我拉来充场面的倒霉蛋呢!”

  http://www.intl-cg.com/books/10/10162/34358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intl-cg.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